美文摘抄网>文章>友情文章>记垂垂二三事

记垂垂二三事

逍遥浪客短文学 22 0 2019-03-09 09:56:13

贾平凹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朋友是磁石吸来的铁片儿,钉子,螺丝帽和小别针。只要愿意,从尘世上的任何尘土里都能吸来。而记忆中的垂垂可能不是一个小别针,是个大锤子。

初识垂垂,应该是一五年秋季的傍晚,我们一行人爬山,他是被另一个中间朋友带过来的。邪恶的文艺耍流氓的本性尚未暴露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依稀记得那天他穿着一身纯白色的棒球服,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初秋的天气,下着小雨,他没带伞,我借了一半的伞下空间给他。那时的我,从未想过,以后的我们会熟到可以穿同一条裙子。那时的我,也没猜到,他那么喜爱棒球服,竟是因为儿时记忆里的棒球英豪。我曾问过,为啥大家都叫他垂垂,他答曰:取自网名垂钓寒江。

在流氓眼里,貌似是个雌的,都是他的女神,莺莺翠翠,花花绿绿。好比是一头猪,不管是如意馄饨,还是大娘水饺,他都吃得很香,但在我们这些闲杂人等看来,着实不知道他爱的是哪颗葱?简而言之,极其会掩饰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除了掩饰内心,这头猪还会粉饰年龄。至少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从未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草龄。阿弥陀佛,老衲在此劝到,欲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过也着实奇怪,为什么唐三藏成佛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而像垂垂这样的流氓只需要放下屠刀就能成佛呢?不管怎样说,垂垂都是拣了个大便宜呢。

小说里的流氓都走在时尚前沿,可垂垂偏爱剑走偏锋、行走在时尚前沿的末梢。直到现在仍然记得那个阳光温暖的午后,他那一身酒红色的大衣,屎黄色的裤子,仿佛弥漫了整个大蜀山的冬天。机智粉即兴赋诗一句:酒红屎黄本两色,奈何公子作一身。后来的后来,他曾强词夺理道,那件大衣是暗红的,那条裤子是明黄的,古代皇帝的龙袍就是这个颜色的。算了,老流氓的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他想安慰下自己,我们就不要拆穿了。顺带说一句,垂垂知道了机智粉的赋诗后,傲娇地说,既然是诗,怎么能只有两句呢。他在前面填充了两句,完整如下:风流倜傥文艺狂,迷静醉雅洁癖深,酒红屎黄本两色,奈何公子作一身。还有那夏日里的老式上衣,有两个钮扣、立领的那种,曾被我和搁浅以爱之名狠狠地吐槽了一顿,垂垂则一脸大写的不服。偷偷告诉你们一个不掺一点水分的秘密,垂垂的那件上衣,我家爸比有同款的。不过抚摸着我那不变态的小良心、捏着我那不要脸的厚脸皮,我敢发誓,大多数时候,他还是正常的,要不然以我的性格怎么能容忍他和我穿同一条裙子呢。

据机智粉总结,垂垂这一生有四大爱好,除了前面提到的女神、爬山外,再就是掼蛋和小说。掼蛋,扑克牌的一种,四人结对竞赛,大型国民游戏,源自搁浅的家乡江苏淮安。坊间盛传,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等人);饭后不掼蛋,等于白吃饭(解酒)。左手拿牌的他坐在左手拿牌的我的对面,居然觉得毫无违和感。因为他是个左撇子。但不得不吐糟下,他的出牌速度简直就跟乌龟一样,慢吞吞懒洋洋软绵绵的,经常和他打对家,所以我只好憋屈地咬咬牙忍了。打牌方面,我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枪口一致对外,自家人绝不咬自家人。突然觉得在大是大非面前,蒋委员长都该自愧不如啊。本该精诚合作一致对外的年头,他却选择了袖手旁观、攘内安外,殊不知唇亡齿寒是多么深刻的哲理啊。垂垂到底有多爱掼蛋呢,在他心里如果女人排第二的话,我敢和你打一毛钱的赌,掼蛋绝对位居榜首。我这话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佐证的。前一阵子,幼师的梦婷给单身待解放的男同胞们发福利,带来了一大波美女教师。五六个美女和两三个男生左边大桌一起玩干瞪眼,扑克牌接力游戏,有牌就出,没牌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出。他倒好,混迹在另一桌的清一色汉子中玩掼蛋。下山的时候,一边把美女远远地甩在身后,一边悄悄向搁浅打听美女们的情况。你说你一个爷们,有什么问题不能自己去问美女么,搁这儿偷偷摸摸的。再者说,美女们下山,你不该献点殷勤么?我当时气得小心脏差点跳不动了,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我要优雅地飙一句脏话,你他妈活该你单身。

俗话说得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垂垂历史、修仙、玄幻等小说都读了不少,所以话语中总是一副文艺流氓的口吻。确实,要说段子,我只服垂垂,简直一活的行走的段子手。各位看官,今日江山又小雪,路过的、打尖的、来听小老儿说垂段子的,别忘了加件衣服。容我娓娓道来,让芸芸众生见识下他那不要脸的勇气,也难怪他常常被调侃,脸都丢在步行街了,我看也是。

他说,生命不息,浪荡不止。

他说,来不及收住我的惊鸿一瞥,无意间窃取你的刹那芳华。才想安家,建屋藏她。

他说,不要以你来大姨妈的频率来推断我,好么。

他说,看来我用任何书本来掩藏身上的流氓气息都无法骗过你的眼睛,戳瞎你。

他说,吕桑,你地马屁拍得很有中国风。

他说,猴年终于追上了马月,这是异地恋不懈努力的成果,也是异种恋打破界限的象征!

他说,对着他一位女神的QQ相册里的照片说,秀色之气破屏而出,迎面而来,美丽袭人啊。该死,一不控制,我的口水就模糊了你的身影!女神说,垂垂你好恶心。他回到,我本洁净,只是你招惹了我的恶心!

他说,有没有后悔帅到没朋友啊?连啃个西瓜都无人陪你。前面的这段是嘲讽一人吃瓜的隔壁老王,这个老王不卖瓜是学医的,和垂垂、领悟号称“三贱客”。

为了搜刮这些段子,三更半夜的,我不睡觉,去踩他以及一些中间朋友的空间,一条条截图、一条条保存,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暗恋他呢。有一段时间因和垂垂走得近,怀疑我们在谈恋爱,我立马回瞪了一个白眼,我们在一块连手都没牵过,哪里来的谣言,哪里来的疯语。

语言上,他是个独一无二的老司机,吾等自愧不如。机智粉曰,光脚的干不过穿鞋的,要脸的干不过不要脸的,输就输在我们太要脸唛。

起初,垂垂去KTV唱歌,声音小得像蚊子哼苍蝇嗡小牛似的,一关原唱,他就没声了,深夜KTV一片静悄悄啊,顺带还用他那哀怨的小眼神瞅着你。后来估摸着是从机智粉身上找回了些许骄傲和自信,机智粉五音不全、宫商角徵羽一样没有,只是扯着嗓子喊着歌词,听到了开头也就等于听到了结局,毕竟从头到尾一个调啊。大概被机智粉的脸传染了,他也渐渐适应没有原唱的日子了。他特别喜欢一些不符合他年龄的老歌,像什么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呀,谢东的《笑脸》呀,诸如此类,几乎是他K歌的必点曲目啊。而我从头到尾大概也只记得这段,

书上说有情人千里能共婵娟,可是我现在只想把你手儿牵,听说过许多山盟海誓的表演,突然想看看你最纯真的笑脸。可是这厮绝对没有纯真的笑脸,如果有,也是在穿开裆裤的年代吧。

偶尔的偶尔,流氓也会有变成一枚暖男,俗称炭盆子。有时间,我们便会一起爬山,自从搬家后,我离爬山的地方便有些远了。因为优步刚刚打入合肥的市场,价格十分良心,安全就不敢百分百地保证了。每次,我叫完车之后,他都会认真记下车牌号。到家之后,我会艾特一下他,发给他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暗号。如果安全,便是我想吃虾米锅巴,如果有什么不测,就是我不想吃虾米锅巴了。他说,你在群里(我们共同的爬山群)说我想吃虾米锅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你。我说,你就回知道了不就行了。他超级没风度地来了句,那我不就欠你一顿饭了么。再后来,他回我的居然都是“阿拉索”(韩语里面我知道的意思)。

说到虾米锅巴,那就接着说说垂垂的饮食生活吧。因是左撇子,大家聚餐时,一般熟悉他的人都会找个离他远的地方坐着,要不吃饭也憋得慌,那就太委屈自己了。他不是回民,却不吃猪肉,爱吃鱼,真是zuo得慌,傲娇的小公举啊。偶尔观察过他几次,是个非常有自制力的人,从不抽烟,喝酒也从未醉过,这样的人还是相当可怕的。自己的嘴都能控制得住,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有一点必须赞扬下,不管和谁碰杯,他都举得比较低,还是很懂人情世故酒桌文化的。

提及垂垂的人际关系,不得不提那个对他影响极为深远的师父是爬山虎,昵称爬爬。爬爬,大龄男光棍,过去两年的时间,平均每天一次大蜀山,曾被人调侃道,大蜀山就是爬爬的老婆。最近,销声匿迹很久了,但大蜀山依然飘荡着他的传奇。为什么说他传奇,必定某个方面有着过硬的本领,他可以带很多不同的妹子来爬山,朴实无华的、性感高挑的、俏皮可爱的,各类都有,怪就怪在他一直保持单身啊,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可以说作为入门弟子的垂垂,还是深得几分真传的。

当得知我在写他的时候,这个文艺流氓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编导,什么时候把我的故事拍成电影?我要演我自己,到时随你怎么潜规则!我想问问他,脸呢?估摸着脸都丢到南极了吧。再说,我是那么没品的人么?阿弥陀佛呵呵哒。此时的我把这段话截图发给他,并附上了一句亲切地威胁,以后你的一言一行都会遗臭万年的,他答曰:我会谨言慎行的。

推荐友情文章
  1. 花瓶
    花瓶
  2. 迷路的感谢
    迷路的感谢
  3. My friend Lisa is ill
    My friend Lisa is ill
  4. 遇见,美好纯粹的人
    遇见,美好纯粹的人
  5.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6. 写给意气奋发壮志未筹的少年们
    写给意气奋发壮志未筹的少年们
最新友情文章
  1. 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万年香
  2. 对不起,我也许不配做你们的“朋友”
  3. 马燕制作聚会相册有感
  4. 新奇的塔奇
  5. 相逢花尽处
  6. 你只是回到了风里
  7. “馒头”兄弟
  8. 四十万,见证是友谊
  9. 梨花落,离别殇
  10. 给你写的最后一段话
热门友情文章
  1. 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万年香
  2. 有你陪伴我不孤单
  3. 朋友就像一杯茶,品茶品道品人生
  4. 朋友间的灵犀相通是一份感动
  5. 我想身边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很想
  6. 儿时的友情
  7. 在逆境中奋进
  8. 天蝎座流星雨的微笑
  9. 同窗情缘
  10. 我们之间,无需多言,再见时亦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