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友情文章>极地

极地

狂傲经神短文学 10 0 2019-03-09 19:59:33

浓荫覆盖五月的小镇,连同一座学校。

当意识到头顶那层花绿塑胶幕布上写的是夜啤酒字样时,身体被风充得像一张孤独饱满的帆。“河螺”,“烤鱼”什么的,自然跟在配食表里,幕布对着一家面馆。

顾兄终于在男生面前穿起了裙子,再挎上一副白蓝搭配的小包,踩着高跟鞋笑意幽深。她抬起仍是痘痘盘据的脸说:“杨兄,好久不见。”语意平淡,不会令我有阔别重逢的错觉。

“有很久么?”我回问。

“是几天前见过,嘿嘿。”她两侧的头发发梢稍微凌乱抖擞,爷的气息扑灭很多。我认识的女生,爷的占极重比例,她算其一。

小白接到人,迅速划好阵线,和他girl friend拖在后面,我识趣的走在顾兄右边,给他们三人留下半张瘦削的侧脸,自己塞上耳机哼歌。顾兄似乎含头在胸,沉郁隔离在所有人之外,我像是看到自己一样,拔下一只耳机,音乐在肩头炸开。我故意笑了下,把头偏向左边,“顾兄,工作怎么样了。”

“过几天,和静子去新政看一下,呵呵。”

“你不是说毕业后去成都么?”

“呵呵,成都的梦破灭了。”她脸一直向前,矮小的鼻梁在跳动。

接下来就是冷场,小白他们在身后说的什么,我不知丝毫,也不想插话。避免尴尬,重新塞好耳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时间是不可以过的不快的,快到顾兄的原计划破灭,快到学校有足够的钱拆散两栋旧楼,重新修建,也快到对一两年或三年的相识来说,分别犹如白驹过隙。他们其实不明白,与每个人分别,都是自己所走的一条不归路,相遇也是一样。想到这,我胡思乱想的状态停止,与其说停止,不如说是被强力残忍的拧碎,有种气流倒灌的感觉。

冷场笃定在我们中间时几分钟,两车道塞满停车,即某种夸张式的点缀,铺成两道护屏,任我们在中间拥挤。

他们目的是吃饭,我记得很清楚。走到一辆奇瑞QQ系列车的旁边我挽住脚步,等他们三人说话,这四秒中的闲暇,我扫过他们要去的店牌——人工面疙瘩。店面将领地延伸到步行道上,用一张宽大的彩条油纸布圈住路边的法国梧桐,几台锅灶吐出大团白色水汽。

还是顾兄开了口,“我们走了。”

“嗯,好。”淡笑的回答,也知道小白两人在看我,但目光模糊一扫,将头调到四十五度,大步离开。

这应该不算闭门羹吧,完全出于自己幼稚,如果六月份或者不到六月,她们彻底离别也是这个光景,嗯,我可是罪人。怎么好,时间不多了,尽管现在很洒脱。

我还是头也不回的走开,比老旧的榆木都差一截,类似这样的放弃我屡试不爽,无法抓住心里作祟的那只“哈姆雷特”。

世界开始发展到星罗密布的小斑块,逐渐失去该有的棱角,从每个男生下巴泛青的胡须可以反推的,这种细微得像荒草爬上山岗的自然现象,是陈旧的新坟。另外,我复苏起两年前的记忆,狼尾般的硕长,毛色黯然。顺序从半夜不归去网吧上网,到荒野的江边呆坐几个时辰,逐加狭窄,空间在几套的衣服的替换下与这条狼尾割离,仿佛是很容易的。时间啊,透支的无效信。

绕来绕去,追述的依然是自己,即使偶尔出现一些说不上重要与不重要的人,混迹于短小溢满伤痕的话里,却只能如一枚断链的大船锚勾在参差不齐的礁石里,沉沦或失去。

“ktv的生意怕是越来越好了。”对自己这么说。这些妖冶华丽的巨堡,匍匐在最显眼和最隐秘的地方,昼时的门必定紧闭着,封印糜醉的浓香。“豪都”,不“圣派”,“七号公馆”,还有印着像日本文字的精致文艺ktv,但一直没有知道名字。睁着猩红的猫眼,盯着黑夜里满地啤酒盖,放大金属DJ的声音,愈加接轨于几个“小痞子”口口相传的“天上人间”盛况,我是感动到了,因为大吊灯下的推杯换盏么?No,还是这些崽崽们的声音能砍倒五花八门的大菜单。

“生日快乐!”

“认识你很高兴。”陌生人对陌生人举杯说。

“我懂你,来,单独喝吧。”朋友想不到的失恋。

“唱歌!唱歌……”《光辉岁月》便响起来了,嗓音几百分贝。

我算是知道厉害了,那些言之凿凿的酒后呓语,像两个挥拳厮斗的老男人,重击清醒的心页,然后沉消在开灯推门里。终于,拥抱过的身躯,疲软下来,退出欢乐氛围,宿醉一醒,也收潮了。

ktv的生意怕是越来越好了,离别似降落的鹅厚大雪,敷落在妖冶巨堡,几番持续未曾绝灭。

滑翔的野鸟,俯冲回旋半个大圈,逃出云罅遗漏的伦琴射线的穿插。镇子里遍地都是这样的阴暗,楼房挨着楼房,还有春季截枝的榕树,一节一节浸在含糊的空气里,又是条不归路。嗯,冷得像第一次看《三重门》封面上的韩寒——一方尖锐的下巴包括嘴唇。

唯一变态的是,这是夏天,是五月。

我抬动了眼睑,各地城市滞留旋起蒙洞的雾色,天空就是一片大地,修改永不变色的尘土,引擎烈响为天际加注一剂灰白,那么,可圈可点的航线交织而成的坐标,在合眼时,升高明显。我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仰望,与天对峙的机会。看不到足以标明为参照物的物体,你,我这样去行走,怕只怕空洞。

像纸鸢栽落,失控成一个点。我们的旅行箱,便也会将拉扯它的一只手磨出粗茧。

极地,都是送给即将行走的人的。

经纬不明,像歌声萦绕密锁般的航线极多极多,路上的气流……即是盛夏,一经流转,也冰冷入骨。

站在公路始端,你们无谓地睁眼与闭眼,浓荫覆盖五月的小镇,严寒降临赤地。

“我们走了。”顾兄说。

“嗯,好。”我淡笑看他们走进面馆,像进入另一个极地,白雪皑皑铺满脚印。

推荐友情文章
  1. 花瓶
    花瓶
  2. 迷路的感谢
    迷路的感谢
  3. My friend Lisa is ill
    My friend Lisa is ill
  4. 遇见,美好纯粹的人
    遇见,美好纯粹的人
  5.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6. 写给意气奋发壮志未筹的少年们
    写给意气奋发壮志未筹的少年们
最新友情文章
  1. 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万年香
  2. 对不起,我也许不配做你们的“朋友”
  3. 马燕制作聚会相册有感
  4. 新奇的塔奇
  5. 相逢花尽处
  6. 你只是回到了风里
  7. “馒头”兄弟
  8. 四十万,见证是友谊
  9. 梨花落,离别殇
  10. 给你写的最后一段话
热门友情文章
  1. 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万年香
  2. 有你陪伴我不孤单
  3. 朋友就像一杯茶,品茶品道品人生
  4. 朋友间的灵犀相通是一份感动
  5. 我想身边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很想
  6. 儿时的友情
  7. 在逆境中奋进
  8. 天蝎座流星雨的微笑
  9. 同窗情缘
  10. 我们之间,无需多言,再见时亦如故